为了避免找不到天天撸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 7lvx.com ☆ be37.com ☆ tk189.com ☆ ia95.com ☆ yyx2.com ◆日日撸天天更新,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永夜》-- - 老师小说 -
「阿嚏!」菠菜打了一个喷嚏,她现在正躺在一家宾馆的床上,身上连一片布都没有,光溜溜地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怎么了?」站在床前的吕桐看了菠菜一眼,「着凉了?」「不知道……」菠菜摇了摇头,「可能有人在说我。」「哦。」吕桐凑近菠菜,从身后拿出一个眼罩,「把这个戴上。」「为什么?」菠菜的眼前马上一片漆黑。   「怕你不好意思。」吕桐解释道,「我也省得尴尬。」「你也会尴尬?」菠菜笑出声来,「敢让别的男人干自己老婆的人还会尴尬?」「你的嘴什么时候能不这么多话?」吕桐摸着菠菜的乳房,「这不也是你同意的。」   「好吧……」菠菜摇摆着身子嘟囔道「再问一句,你找的到底是谁?我认得不?」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吕桐说着拿出一个口球,「张嘴!」「干什……」菠菜话没说完,口球已经塞进她嘴里,下面的那个字马上变成了一声「呜」。   「别乱动……」吕桐又对菠菜说了一句,「你闭着眼睛等着享受就得了。」听了这句话,菠菜扭来扭去的身子停止了摆动,由着吕桐把口球的带子在他头后面扣好。   吕桐说的没错,这种场合看不到又说不了话对自己是最好的,至少不会感到太过难堪,毕竟和老公之外的男人交合这种事很不正常,尤其是老公也在自己的身边。   四周被黑暗笼罩,菠菜觉得自己仿佛沉入到另外一个空间,好在她还能听得到,可惜听觉也很快就被剥夺——两个耳塞已经同时塞进了菠菜的耳朵里。   真是缺德!菠菜在心里骂着吕桐,不过她接着就发觉吕桐比她想的还要缺德,两条手臂被吕桐扭在背后,一个毛茸茸的情趣手铐也在同一时间铐住了菠菜的双手。   这个手铐菠菜并不陌生,她跟吕桐经常使用这种小工具,两个人也乐此不疲,只是这次吕桐还要这么做让菠菜觉得有些别扭。   不过也好,就当顺便体会一下被奸的感受,菠菜躺倒在床上的时候心里突然冒出一丝莫名的期待感,下体有些微凉,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出了淫水。   不知过了多久,菠菜感觉到一只手摸在了她的乳房上,另外还有一只手拽住了自己的阴唇开始轻轻的拉扯。   看不到、听不到也说不出,身体的感觉反而变得格外的清晰而敏感,菠菜直觉这两只手并不属于一个男人,她动了动身子,一股强烈的欲望一下子冲上了头顶。   她的直觉并没有错,另外两只手已经爬上了菠菜赤裸的身体。   身子被拉起来依靠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男人的手穿过她手臂和身体的间隙握紧了菠菜的乳房,双腿被另外一双手分开,一个男人的嘴唇衔住了她的阴唇。   第一次被两个男人同时爱抚,菠菜兴奋得想要大叫,不能出声的感觉更加剧了这种刺激,淫水随着乳房受到揉搓和阴唇被咬紧从阴道口里大量分泌出来,令菠菜觉得自己此刻好像是一口泉眼。   男人的舌头从阴部离开的时候,菠菜的鼻子发出哼哼的声音。   一根坚硬的肉棒取代了刚才男人的位置,分开菠菜的两片阴唇轻轻推进她的身体,女人的敏感让她马上就知道了这根肉棒并不属于自己的老公。   这曾是她无数次幻想过的事情,可此刻发生了菠菜还是觉得有些难堪,吕桐是对的,如果菠菜的双手没有被限制住她恐怕会推开这个正在侵犯自己的男人,而此刻菠菜只能体会着龟头的边缘刮过柔嫩的阴道壁慢慢抵在自己的花心上。   把自己的双腿再分开一些,菠菜试图让男人的阴茎更加深入自己的身体,没想到那个男人忽然抱着菠菜的腿快速抽插起来,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剧烈冲击带来的高潮已经占据了菠菜所有的感觉。   眼前忽然一亮,面罩竟被身后的男人扯了下来,菠菜身子一震,眼睛睁开看到正努力在自己身上动作着的男人的那张脸,目光中顿时显现出惊恐的神色,嘴里随之发出连续的「呜呜」声,双腿乱蹬想要让男人退出自己的身体。   可是此刻她却完全无法动弹,身后的男人紧紧抱着她的躯体,手臂箍在菠菜的乳房上,紧得菠菜几乎快要窒息,只听身后的男人在耳边轻声说了句:「乖,别乱动……」   听到吕桐的声音,菠菜稍微放松了一些,阴道里的那根肉棒还在反复插入抽出,双腿被抓着的地方有些发疼,菠菜一边忍受着这个男人的撞击一边用力地扭着头不去看他的样子。   耳塞被吕桐取出来,菠菜听到男人撞击在自己阴阜上发出的「啪啪」声,等到口球被解开的那一刻,菠菜张着发麻的嘴大声叫了起来:「你疯了!我是你姐姐!」   男人停下抽送,看了看菠菜,又笑了笑:「姐,真没想到你的身子这么好,要不是姐夫慷慨,我哪有这个福气……」   「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啊?」菠菜在吕桐的怀里挣扎,「你这……」「怕什么?」孙强把肉棒再在菠菜的阴道里动了动,「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你亲弟弟,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吕桐,你厉害……」菠菜扭着脖子对自己的老公道,「你怎么会找我弟弟……」   「这是最妥当的。」吕桐盯着菠菜的阴唇被孙强的阴茎卷入菠菜的身体里,「外人哪有自己的小舅子可靠。」   「就是,姐夫说得对。」孙强继续开始抽插,肉棒再次冲击着菠菜的身体,菠菜咬着牙大口喘息着,接着就感觉孙强的肉棒抽搐了一下,热乎乎的精液已经喷射到自己的身体尽头。   「换你了,姐夫。」孙强抽出湿漉漉的阴茎来到吕桐旁边,揽过菠菜的身子靠在自己胸膛上,握着菠菜的乳房,「姐,我从小就想摸你的咪咪,这回总算是摸到了。」   「你个王八蛋!」菠菜骂了一句,这时吕桐已经趴在菠菜身上将怒胀的阴茎插入菠菜湿淋淋的阴道里。   「就别装纯洁了,我的骚姐姐。」孙强打开菠菜手上的毛绒手铐,把菠菜的右手放到自己软掉的阴茎上,「其实你挺享受的,对吧?」拉扯着孙强的小肉棒,吕桐的阴茎刚好撞在菠菜的花心上,菠菜呻吟了一声才对自己的弟弟说道:「怎么说咱们也是乱伦,我也该象征性地反抗一下是不是……啊!」   「姐夫说的没错。」孙强用力揉搓着菠菜的乳房,「姐你真的很骚……」「别说得这么难听,咿呀!」菠菜的身子振颤了一下,对着吕桐喊道,「快……快……」   听到菠菜的催促,吕桐的动作马上变得飞快,肉棒在菠菜的阴道里来回抽动,每次拔出来的时候都会带着不知是孙强精液还是菠菜淫水的粘稠液体,等吕桐把精液射进菠菜子宫后将阴茎彻底离开菠菜身体的时候,菠菜张开的下体阴道口大大地打开着,整个阴部布满了白色的浆液。   「爽不?」吕桐抬眼看着自己的老婆。   菠菜伸手摸着自己粘糊糊的下体,用力拿捏了两下,发觉阴阜似乎有些肿胀,可是那种最原始的欲望似乎还在身体里涌动,小声对吕桐说道:「我还要……」「操!」吕桐骂了一声,「我是不行了,小舅子你来吧,受不了你姐姐了。」「好嘞!」孙强放下菠菜由于出汗而变得湿滑的身子,把菠菜翻了个身,等菠菜跪在床上之后,把不知何时又硬起来的肉棒再次送入菠菜好像小嘴张合的阴道口里。   孙强重新抽插的时候,吕桐湿软的阴茎伸到了菠菜的面前。   一口含住老公的肉棒,菠菜开始贪婪地吮吸起来,屁股被孙强死死抓住,菠菜的阴道壁在孙强插入的时候一阵阵痉挛,两只乳房垂下来随着身体的晃动摇摆着,小嘴也来回套弄着吕桐的肉棒,菠菜很惊异地感到吕桐的那个东西在自己的嘴里居然很快地又一次大了起来。   不过她没有继续给自己的老公口交,阵阵快感的刺激让菠菜忍不住吐出吕桐的阴茎,大声叫喊起来:「弟弟……用力……」虽然菠菜很想马上得到再一次满足,可是第二次侵犯她的孙强明显比之前要持久很多,足足在菠菜的身子上干了二十多分钟,孙强才把又一波精液射进自己姐姐的身体里。   接下来是吕桐的再次侵入,他和菠菜很少有连续进行两次性爱的时候,也许是此刻的情景激发了男人的兽性,吕桐这回如同猛兽一样冲击着菠菜的身子,等到他射精的时候,菠菜已经完全瘫软在床上,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有身子的微微颤抖表明这个女人刚刚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当天回家的路上菠菜差不多是被吕桐搀扶回去的,两腿间原本最敏感的私处已然麻木地没有感觉,走起路来更像是一只企鹅,分着双腿摇来晃去。   不过吕桐似乎还是没有玩够,到了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卧室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跳蛋,完全不顾菠菜的反对直接塞进菠菜早已干涩的阴道里,看着菠菜躺倒在沙发上,吕桐对着手里的遥控器「嘿嘿」坏笑了起来。      「想什么呢?」刘老师拍了拍沈晴的肩膀,「都叫你半天了……」「啊?」沈晴如梦初醒般哆嗦了一下,「什么?」「你没事吧?」刘老师看着沈晴,「身子不舒服?」「没……」沈晴摇了摇头,「刚才在想事情,没事。」走出办公室,来到班级门前的时候,沈晴停下了脚步。   这是每天的最后一节晚自习课,距离上课还有五分钟,当然沈晴在乎的并不是上课的时间,而是教室里的张凯。   自从上次当着黄毛和短发两个人的面被张凯奸淫之后,沈晴这两天一直都觉得精神有些恍惚,好在张凯没有再来找自己,虽然上课的时候看到张凯的目光还是难堪到要死,但沈晴依旧期望着张凯也许会就此放过自己,虽然连她自己也不相信那个遥不可及的期望。   除了张凯,另一个令沈晴不安的是那个名字叫做菠菜的女人,沈晴有时候会觉得菠菜就在自己的身边,用某种淡然的眼神从某个地方注视着自己。   上课铃声响起,沈晴迈步走进教室。   这节课她安排了一个小测验,学生们答卷的时候沈晴在教室里来回走动着,每次快要走到张凯的位置她就马上转身向回走。   班里有四十个学生,张凯由于个子高被沈晴安排在靠近角落的最后一排,也幸好这样她此刻才能躲得开这个禽兽一样的学生。   过了十分钟左右,沈晴再次沿着过道走向张凯所在的方向时,不经意看到张凯有些不快的眼神,沈晴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踏着沉重的步子向前走了几步,沈晴转过身想要往回走的时候,腰上忽然一紧,低下头看到张凯正用手在桌下拉着自己的裙角,瞪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的脸。   沈晴停下来拽了拽裙子,可是张凯又向后拉了拉,沈晴无奈只好跟着张凯的拉扯靠近他的课桌。   然后沈晴就看见张凯在草纸上写了六个子:「站在这里,别动!」看到这几个字,沈晴的眼睛一缩,对她来说这几个字仿佛有着某种特殊的魔力一样把沈晴牢牢钉在原地。   张凯又扯了一下沈晴的裙子,沈晴的后背已经考上了墙壁,接着她就感到张凯的手顺着自己的小腿摸到大腿,最后落在自己的屁股上。   沈晴的裙子很长,足以遮挡住张凯伸进来的那只手,可是在教室里被自己的学生这样抚摸,沈晴立刻感觉到一阵恶心。   恶心归恶心,沈晴却是一动都不敢动,经过之前在两个人面前被张凯奸淫的事情,她完全想不出还有什么张凯不敢做的事情,如果真的就在这里被张凯把裙子拉下来,张凯最多也就是个处分,自己非但没脸继续留在学校,更不知道张凯之后还会做出什么。   那只手继续在沈晴的裙子里摩挲,沈晴目视前方,尽量装作没事一样,可是当张凯的手指从内裤和大腿根的间隙伸到里面的时候,沈晴咬紧牙关吸了口气。   好在张凯这次抚摸的时间并不长,他的手指在沈晴的阴唇上来回弄了两下,感觉到沈晴的下体有淫水渗出来,张凯撤回手,把潮湿的手指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看着沈晴露出淫邪的笑容。   沈晴看着张凯,眼中满是哀求的神色,可是张凯却摇了摇头,示意沈晴不要离开,接着他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个圆圆的东西,放在手上对沈晴晃了晃,又把那只手重新伸进沈晴的裙子里。   沈晴看到张凯拿出来的是一个椭圆形的球体,下面还连着一个细线的结,她没见过这种东西,不知道张凯拿出来的其实是一个跳蛋,但沈晴却已经想到了张凯接下来会做什么。   不出意料,张凯的手这回直接伸进她的裙子深处,用五根手指撑开沈晴的阴唇,阴道口也在同一时间被张凯的手指打开,沈晴分了分腿,试图减轻下体被扩张带来的疼痛,可是一种极其难过的感觉还是在一瞬间占据了她的身体。   靠在墙上,沈晴深深呼了一口气,张凯的手向上拱了拱,掌心里的跳蛋随着他的动作很顺利地滑进沈晴的身体,张凯的手缩回来的时候,沈晴的身体外面只剩下一个形成弧线的细绳,随即被沈晴的内裤包裹在身体上。   异物进入阴道里,沈晴的脸立刻涨得通红,不过相比较而言,那个东西带给沈晴的感觉远比张凯的手指撑开身体要好过得多。   可是沈晴很快就知道自己想错了,她开始向前走的那一刻,阴道里的跳蛋忽然动了起来,虽然跳动的幅度很小,不过沈晴还是感到私处似乎一下子就变得火热,似乎进入到身体里的并不是刚才那个球体而是一块烧红了的碳。   再次走了两步,沈晴的大腿根已经开始发麻,那个跳蛋也跳动得越来越剧烈,好像身体里正有一条虫子在撕咬着沈晴阴道壁上的嫩肉,沈晴用力夹紧大腿回到讲台上,看到张凯正拿着一个遥控器模样的东西按来按去。   站在桌子后,沈晴用手臂拄着身子,阴道里的东西还在不停地抖动着,她甚至能听到低低的「嗡嗡」声从身体深处传来,脸色变得越来越红,一是因为自己现在的窘态,二是处在这种难堪的窘态下的自己居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对性交的期待。   淫水从沈晴的阴道里涌出地越来越快,很快便湿透了她的内裤顺着大腿流淌下来,按住自己的小腹,沈晴用尽全身的力气压抑着自己想要叫喊的冲动,直到咬紧的嘴唇变得青紫。   这一个半小时的自习课对于沈晴来说好像有一辈子那么长,下了铃声响起,沈晴开始收卷子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等到学生们收拾好东西纷纷离开教室之后,沈晴歪在一把椅子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两条玉腿不住颤抖,蜜穴里面已经麻木地近乎没有知觉。   「沈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张凯已经站在沈晴面前用那双贼眼看着沈晴起伏的胸部,「感觉怎么样?舒服吗?」   「唔……」沈晴低声请求道,「你……放过我吧!」「老师不舒服?」张凯走到教室门口关上灯,把门也关好之后转回到沈晴面前,「奇怪了,女人用跳蛋不是很舒服吗?」   「你……」沈晴坐在只有她和张凯两个人的黑乎乎的教室里,「你想怎么样?」「还能怎么样?」张凯弯腰摸着沈晴的腿,手贴着沈晴的丝袜摸到大腿上的时候,张凯笑了起来,「还说不舒服,出了这么多水!」「你别……」沈晴羞得立刻收紧下身,可是那个跳蛋居然又蹦了一下,沈晴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很想要吧?」张凯把嘴贴到沈晴的两腿之间,隔着连裤袜和内裤在沈晴的阴部吹着气,「那天不是很爽吗?现在想不想让我操?」「不要……不……」沈晴还在挣扎着,可是张凯已经抬起沈晴的身子把她推倒在课桌上,双手用力撕扯开沈晴连裤袜的裆部发出「刺啦」一声,「还说不要?」「不……我……」沈晴的下体一凉,内裤被拨到一边,张凯用力拉扯起沈晴的两片阴唇,「要不要?」   「疼……你别……」沈晴带着哭腔。   「那就求我操你。」张凯嘿嘿笑着,把沈晴的阴唇又拉长了几分,「求我啊!」痛感从下体传来,沈晴的身子抖得跟筛糠一样,她向张凯的方向移动着身子:   「求……求你……」   「求我什么?」张凯意犹未尽,「说全了,要不然……」忽然用另一只手在沈晴的阴阜上狠狠抓了一把。   「啊!」沈晴叫了一声,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张凯把那只手放在沈晴脸的上方,松开的时候一撮阴毛掉落在沈晴的脸上。   「还嘴硬?我倒想看看老师能忍多久……」张凯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不要再……」沈晴的小腹翻滚了两下,「我求你……」「什么啊?」张凯显得有些不耐烦。   「我……」沈晴的声音低得只有自己能听见,「操我……」「听不清!」张凯说着又从沈晴阴部撕下一把阴毛,这次沈晴几乎是立马叫道,「求你操我,求求你……」   「早这样多好?」张凯放开沈晴的阴唇,拉开裤子拉链,将早已坚硬起来的肉棒直接插进沈晴的阴道深处,「这样老师不是也爽了?」阴茎进入身体,沈晴的身子一阵痉挛,龟头推着阴道里面的跳蛋顶在子宫口上,沈晴握着拳头忍受着这种强烈的刺激,接着就听到张凯骂了一句:「操,忘了拿出来了。」   肉棒离开身体,接着阴道里忽然一空,跳蛋已经被张凯拽了出来,然而还没等沈晴放松过来,张凯的阴茎马上又插进了她的身体,这次张凯没有片刻停留,直接按着沈晴的下体快速抽插起来。   无助地忍受着张凯的奸淫,沈晴的意识渐渐变得混乱,到了后来她甚至已经无法确认自己身在哪里,身上的男人又是谁,羞耻的感觉和被男人插入的快感混合在一起,沈晴居然在张凯射精的那一刻感受到了难以抑制的高潮,下体摆动了两下,发出一阵低低的呻吟声。   「爽了?」张凯抽出变软的阴茎,「舒服不?」「嗯……」沈晴不敢相信她自己竟然会说出这个答案。   「嘿……」张凯笑了起来,他系好裤子,按住沈晴的身体,从沈晴身上撕下连裤袜卷在一起,一手分开沈晴刚被蹂躏过的阴道,用另一只手把连裤袜一点一点塞进沈晴的阴道里,直到外面什么都没有剩下。   「疼啊……」沈晴的身子在桌上翻滚,可是下身被死死压住,只能任由张凯在自己的身体上施虐。   张凯离开教室的时候,沈晴还躺在桌上喘息,等她的意识完全恢复过来,沈晴蹲在地上,用两根手指伸进自己的阴道夹出连裤袜的一角,随着她的拉扯,连裤袜剐蹭在阴道壁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沈晴最后把袜子拽出来的那一刻,她撕心裂肺的叫声在空旷的教室里回荡了起来。